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艺评论 > 正文
吃水不忘挖井人——浅析红楼梦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之二)
作者: 段家军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8-2 18:39:53

  

                            
        在《红楼梦》这部巨著中,刘姥姥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虽算是王家在京中的一门连宗之族,但知者甚少,早已疏远。可在曹雪芹的妙笔下,她却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一
        尽管刘姥姥勇气十足,但她一进荣国府并非真得十分顺遂,仍有层层难关要过。《红楼梦》第六回中叙述他到了贾府门口,请门房通报周瑞的情况是这样的:众人打量了他一会,便问,那裏来的?刘姥姥陪笑道: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爷的,烦那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
        刘姥姥为何要如此称呼这些仆人呢?她不是叫大爷,也不是叫老爷,而是称他们为太爷。我们知道在封建社会要称县官县令才是县太爷,所以刘姥姥在称呼上就显示出她那种胆战心惊,那种小心谨慎。她要找周瑞家的说,烦哪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颇有农民进城办事或到政府部门寻求帮助一般的低眉顺眼,以自尊心和脸面换来一点实际或物质的帮助。
        细想来,也是不易和心酸,生活不易啊,像刘姥姥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婆婆,在荣府的仆人面前,都是根本不起眼的,所以都要尽小心。
老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三品官,有钱的王八大三辈儿,奴才们在主子面前才是奴才,可在刘姥姥这个老穷婆子面前那就是爷。这些侯门三等豪奴,对刘姥姥这个村鄙老妇根本是不屑的,先是打量了她一会儿,然后都不瞅睬,甚至有人想要加以耍弄欺骗;那些人听了,都不瞅睬,半日方说道:你远远的在那墙角下等着,一会子他们家有人就出来的。
        刘姥姥是个乡下老实人,她当然相信,也可能真的靠在墙角子耗上一整天,啥结果也不会有的。幸好幸亏有一个忠厚老仆指点刘姥姥明路:何苦误她的事儿,周大爷往南边去了,说你呀,到后门的后街上去打听去。
        一点慈悲心,为刘姥姥开启了天堂的大门,刘姥姥这一天有贵人相助,所谓贵人,也就是一念间心生悲悯的小人物吧。
        那么刘姥姥呢,就绕到后门上,这个“绕”字用得也非常好。到后街后门上,我们就知道了,宁府荣府占了宁荣街的大半条街,前门到后门,她还没进院子呢,还没见到一个主子,甚至没见到一个仆人,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荣府之大,仆人之多。
        这是刘姥姥首先遇到的困挫。而周瑞家的并不认识啥刘姥姥,也没有拿她当王家的正经亲戚看待,更是一眼就看出刘姥姥是打秋风来的。书里交代得极清楚:周瑞家的只是碍于自己丈夫争买田地时候受过王成(狗儿的爹,刘姥姥的亲家)的恩惠,如今人家有了难处求上门,总不好不管,又为了显摆自己在国公府女眷跟前得脸,才肯为刘姥姥通传一声。
        看到这里,我们就不难发现,倘若不是有几宗碰巧,刘姥姥连名字都传不到王熙凤跟前去。若说贾府平素就能够和刘姥姥这样的百姓人家来往,那未免把贾府的门槛看得太低了。
                           二
        刘姥姥进荣国府,她见的第一个人是周瑞家的,第二个人是平儿,王熙凤且不出场呢,可是我们会感到处处有王熙凤的影子。
刘姥姥陪衬的第一个人物是周瑞家的,曹雪芹采取的就是步步陪衬的手法,他是通过周瑞家的来陪衬王熙凤,通过周瑞家的那些言谈,显出荣国府的显赫和王熙凤的权势。
       《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周瑞家的听了,便已猜着几分来意。只因昔年他丈夫周瑞争买田地一事,其中多得狗儿之力,今见刘姥姥如此而来,心中难却其意,二则也要显弄自己的体面。听如此说,便笑说道:姥姥你放心。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岂有个不教你见个真佛去的呢。论理,人来客至回话,却不与我相干。我们这里都是各占一样儿:我们男的只管春秋两季地租子,闲时只带着小爷们出门子就完了,我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又拿我当个人,投奔了我来,我就破个例,给你通个信去。但只一件,姥姥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了。你道这琏二奶奶是谁?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当日大舅老爷的女儿,小名凤哥的。
        书读至此,相信朋友们晓得了周瑞家的因何要帮刘姥姥。
        一切皆因为当年周瑞买地的时候,曾请狗儿帮过忙,从年龄来讲应该是狗儿他爹在的时候。朋友们请注意,这可不是贾府买地,这是贾府的仆人在买地,要是贾府买地,那断断不会让狗儿帮忙的。而且还有一条,周瑞家的有自个的丫头,你想连仆人都有丫头,你就可想而知这荣国府是多么奢华;反之,仆人家都买地,这贾府有多少地,更是不言自喻了。
        曹雪芹第二个就是通过平儿来陪衬王熙凤,因为平儿长得又漂亮,穿得又非常阔气,刘姥姥一开始以为她是王熙凤,后来才晓得,她不过是个有身份的丫头罢了。
        所以,尽管后来刘姥姥得到周瑞家的带领,但仍要得到平儿的批准,又要看凤姐的脸色,太愚曾评论这段历程是:这是千千万万泥中的蚂蚁,向着天中的明月进发的路程啊!(太愚著《红楼梦人物论》,收于《红楼梦艺术论》,台北,里仁书局,民75年1月初版)泥中的蚂蚁是多么的卑微!而向着天中的明月进发的路程又是多么困难艰辛!刘姥姥却不畏惧,一步又一步往前迈进。 
由此不难看出,候门似海的贾府是不肯轻易接受刘姥姥这个穷亲戚的。
        照常理,刘姥姥此次投亲是颇花费一番心思的,包括带上小外孙板儿,一老一小,这是求乞者的最佳黄金组合。按说应该是比较能打动有佛心自称的王夫人的。然而,情理之中却常常是意料之外,当刘姥姥转转幽幽的终于进了荣国府大门,王夫人却没有见她们的兴致,一竿子把她们指到了王熙凤这里。
                                   三
        当刘姥姥听说要见凤姐时,一阵胆怯之下不自觉地打了一个佛号。周瑞家的领她来见凤姐,她错将平儿当成了凤姐,在满屋耀眼争光,头晕目眩之下被吓得咂嘴念佛。
        的确,凤姐的气派一般人都受不了。
        林黛玉那是大家闺秀了吧,初见王熙凤,都叫她唬得发愣,更何况可怜的贫婆子,一辈子所见不过是寒山枯树,住的不过茅草泥屋,糊的是一捅就破的窗户纸,家织的土布衣裳补丁摞补丁。
        真佛终于要出世了。
        不过,王熙凤出场还不是直截了当地马上就露面,这个地方,曹雪芹写得实在是太高明了,他是通过刘姥姥的听觉和视觉来写出王熙凤的出场。先是自鸣钟,这个自鸣钟其实就是挂钟,这个自鸣钟搁在当下不算个玩意儿,可在乾隆中期,乃至在解放前,谁家要是有个自鸣钟,那还了得。
        听了自鸣钟响了几下后,只见小丫头们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周瑞家的和平儿忙起身,急忙走了,一个“乱”,两个“忙”,就形象地写出王熙凤的权势和威风,谁都不敢有一点差错。
        王熙凤还没有露面,她手下人马之多,权力之大,威严之重已经充分显示出来了。而刘姥姥猛然看见凤姐,真当是神仙下凡。虽然人家只是家常穿戴,并没有加意打扮估计那一刻,刘姥姥的耳边好比敲起一记铜磬,“嗡”的一声。
       刘姥姥被周瑞家的领进屋来,你看人家凤姐即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一面说,一面抬身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呢。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时,满面春风的问好,又嗔着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说。
        待刘姥姥进到王熙凤屋里,从头到尾的,王熙凤说的都是些场面话。这人架子大不要紧,只要“满面春风”,话说得热乎,打秋风的亲戚朋友就不会说你瞧不起人。凤姐儿笑道: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似的。
        真见了凤姐,被对方奚落几句后,刘姥姥更是赶忙念佛保佑: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到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爷们瞧着也不象。
                             四
        刘姥姥说得确实是大实话。
        不是有那么句话;人穷莫要走亲戚。可此时刘姥姥说得这话,却多少的有些不合时宜了,就好像王家贾家等着她那点东西解馋似的。
        说实话,这也怨不得刘姥姥。此时,就看出贫苦人的可怜了。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婆子,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媳妇面前忍耻求告,未语先飞红了脸。
        凤姐儿那是玻璃人,四面玲珑。她笑道: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作了穷官儿,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何况你我。
        凤姐到底是当家的,有大局观念,动口就是“我们”。她言外之意是,我们还是会认你们这门亲戚的,地主家虽没有余粮,可多少会打发你一点的,别着急。乐善好施的人最喜欢看别人对她千恩万谢,凤姐见惯阿谀谄媚之人,见刘姥姥不会说话,也就不为难她了,但这并没有破坏她当时的好心情。
        凤姐不是傻子,刘姥姥家里早年来往的是王夫人辈的人,顶着“娘家亲戚”,“和王夫人认识”这样的招牌进来,谁晓得是啥级别的亲戚,打秋风的胃口是多大?态度客气一点总是没错的,先哭哭穷压缩下对方的胃口也是没错的,总好过冷着脸叫人挑礼。
       与此同时,凤姐儿让周瑞家的去回王夫人,其实便是打听刘姥姥的来头。这里刘姥姥村言村语的,一口一个“你侄儿”,王熙凤已然不快,便连话也懒得多说,直接打发仆人带她祖孙下去吃饭。
        工夫不大,周瑞家的回来了。
        周瑞家的这样对凤姐传达王夫人的指示: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尔连了宗的。这几年来也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她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她。便是有什么说的,叫奶奶裁度着也就是了。
        王夫人的话啥意思呢?
        四层意思,层层分明。首先指出和王狗儿家本来就没有太深交情,“偶尔”两个字用得尤其用心;其次是后来走动得也少;但是,以前出于人道主义对他们也还比较照应;最后:这件事你看着办吧。
        一言以蔽之,王夫人觉得可有可无。照顾她们是情分,不照顾她们是本分,要不要照顾可以看心情。面对刘姥姥,王熙凤完全可以没有好心情。读过红楼梦的朋友都晓得:贾母和王夫人爱做慈善,怜弱惜贫,王熙凤却是个不信邪的人,声称不相信阴司报应,许多时候,她都是不惮于扮坏人的。
        在问清楚王夫人的意思后,凤姐给了刘姥姥20两银子,话也说得特别动听;这是20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罢。若不拿着,就真是怪我了。这钱雇车坐罢。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
凤姐意思是:您老只管拿着银子走就是了,不用再假客气,感谢的话也不用说了。真叫一个嘎嘣利落脆。
                                   五
        这一次见面,凤姐就对刘姥姥留下了好印象,因为她发现刘姥姥很自尊。既然刘姥姥很自尊,凤姐就有理由相信她会念贾家的好,不会贪得无厌,所以出手大方给了20两,连路费都给了,还嘱咐她有空只管来逛逛。
        刘姥姥一次功利的打秋风就这样演变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走亲戚。
        20两银子,不过是贾府一顿小小的家宴的饭钱,或是给人家的丫头们做衣裳的钱,毛毛雨啦。龙王爷在天上打个喷嚏,地上就是春雨贵如油,这20两银子,等于把刘姥姥一家三四口人一年的生活费给包了干儿。
        啥叫欣喜若狂?
        相信这时候,刘姥姥的耳边又是一声锣鸣:咣。
        凤姐一定没有想到,这20两银子会开啥样的花,结啥样的果。虽说是“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那也得看受恩的是什么人。雅典的泰门资财散尽,却是膏血养就一帮忘恩负义的王八羔子。
        世上多狼心狗肺的人,偏偏刘姥姥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老太婆叫又贪又酷、失尽人心的凤姐撞上了,误打误撞施了一回恩,于是若干年后,莫名其妙地就救了自个的姑娘。凤姐会看人,善待了刘姥姥,不经意为女儿巧姐留了条活路,也算是善有善报。
        这一趟,刘姥姥虽只见识了贾府门前挺胸叠肚的看门大爷,凤姐屋里会打箩筛面一样“咯当咯当”响的自鸣钟,红香软帘,穿罗裹缎、插金戴银的平姑娘,吃了人家一顿鸡鸭鱼肉,但是,也算是经济收获之余,精神上的一次小小历险。回到家,盘腿在炕上细诉细讲,像孙悟空讲的:咱也是那上了台盘的和尚。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