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踏遍青山人未老(四)引水上山的情结
作者: 池涌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21 17:21:10

 大田洼公社是个人畜饮水极端困难的公社,大部分村庄的土井都在十八九丈深,而且水也不多,人们打水都得排队。几个山区村,还得到几里远的沟底担水或拉水。象石粮地村,在村子低洼处有一口井,是靠雨水流进井里聚集起来,人们吃水,必须下到井底,用瓢盛到桶里,再用扁担提上地面,水是非常浑浊的,上面漂着羊粪和草沫,必须倒进水缸里经过沉淀、过滤才能饮用,所以那个村的人家都有两个以上的水缸,必须等水充分沉淀后才能饮用。人畜饮水那么困难,所以种植杏扁何谈浇水。可种植大杏扁没有水浇地,靠天雨播种杏核发芽率也不高,移栽杏树不浇水更不能成活,所以要想实现种植万亩杏扁的计划,必须先解决水的问题。韩直飞同志了解到这些情况后,一方面组织种植大杏扁,一方面筹划解决水源问题。他先带领地区的水利专家来实地考察、测量,认为桑干河的水可以通过扬水站提升加以利用,随后和县里商定由县水利局抽调技术人员具体规划、施工。县水利局抽调工程师张展具体负责引水工程的图纸设计及施工,资金由地区和县负责,公社负责出劳动力。

由于工程量大,全公社的劳动力几乎都参加了扬水站的施工,那时没有现代施工机械,就靠人工刨土、装车,运送就是人拉车推,石夯、木夯齐上阵。在施工过程中,韩直飞同志经常出现在施工现场,而且吃在工地。民工们看到韩主任那疲惫不堪的身影,非常感动,也倍受鼓舞,所以工地上民工们歌声、号子声此起彼伏,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那种人定胜天的气概鼓舞了全社干部群众,大家的积极性更高了。经过两年的努力,扬程200多米、8吋管子的二级扬水站终于建成。由于当时没有通电,都用柴油机带动抽水机,当桑干河水,第一次流到大田洼坪台上时,人们用杯、碗、盆、手接着虽然有点浑浊的桑干河水,一边品尝,一边嬉笑着,围观的群众欢声雷动,庆祝这多年的引水上山夙愿的实现。人们在兴奋之余,万分感谢韩直飞同志给山区百姓带来的福祉。据当时分管这项工程的公社领导回忆,在筹划资金过程中,韩直飞同志使出了浑身解数,游说了好多部门领导,争得了有关部门的支持。在资金使用过程中,先让工程师做预算,采购物资时反复强调保证质量,坚持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的原则。定期还要让分管领导、会计向他汇报资金使用情况,用当时会计的话说:“韩主任算账比我们当会计的算得还仔细。” 

桑干河引水工程虽然完成了,但还是解决不了杏扁种植的浇水问题,那就是用柴油机抽水成本太高,韩直飞同志又积极协调电力部门解决上电问题,那时我们国家电力供应紧张,况且上电资金又很困难。经过反复争取,电总算通到了大田洼公社,除解决了照明问题,扬水站也换成电机抽水,但由于资金有缺口,买来一台电动机,还缺一台水泵,一时不能投入使用。他经过调查,了解到崇礼县的一个扬水站有一台闲置的水泵,他立即与崇礼县的有关领导进行了沟通、协调。一天下午韩直飞同志刚刚开完会,就匆匆忙忙赶往大田洼公社,到达时已经是深夜了,他立即到公社书记办公室,把一封写给崇礼县扬水站负责人的信交给他,让他安排人第二天就去拉水泵,并告诉去拉水泵的同志,这台水泵放在哪个扬水站库房的什么位置,是什么型号,生怕弄错了。可以想见他对这件事费了多大的周折和心血。果然,第二天夜间水泵拉回来,接着进行了紧张的安装调试,扬水站再次提水上山,缓解了部分直播、移栽的缺水问题。

详细池涌简介

 【作家简介】池涌,男,张家口市阳原县人,大专毕业,中学高级教师,导游。历任小学、初中教师,中心校校长,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县档案局长,教育局副局长(正科),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等职务。现为中国民艺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文化名人联盟委员。续写《阳原县志》,任副总编(已出版)。编写《政区大典•阳原卷》。 多篇散文游记发表在《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旅游》《世界旅游》。有2篇收集在《张家口历史文化丛书》。2012年出版《泥河湾民俗》,2013年获河北省民俗学著作三等奖。2013年出版《泥河湾漫笔》,两本书都是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2016年《揣骨疃首届民俗文化节剪影》获“三祖帝都杯”河北省春节习俗调研征文二等奖。

更多池涌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