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朋友,女儿的江湖
作者: 杜利平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16 8:54:20

        周末。薇薇从寄宿学校回来,带着她一个村里的同学来家玩。

        中午,我给她们炖了土豆排骨,拌了黄瓜凉粉,两孩子吃的满嘴是油、满脸是笑,看的我也不由得心花怒放。
饭后,我嘱咐她们:“午睡一会吧。”两人说:“不,我们要看书。”从书柜里搬出厚厚一摞书,什么《杨红樱全集》、《易中天品三国》、《千家诗》、《庄子》,我心里暗笑:“好贪心的孩子!”为她们轻轻关上门,自己回屋里休息。
        待会儿听不见那屋里一丝动静,怕她们睡着了,就起来去关窗户。果然两个小姑娘在大床上一边歪着一个,已经睡着了。手边的书只翻了几页,摊在一边,手搭着手,很像一对姊妹花,心莫名地感动,想起两个温暖的字眼“朋友”。
        那是薇薇刚离家住校不久,回家时说起她现在有了一个好朋友时说:“妈,我感觉我和月月是很般配的一对呢”,小脸上漾起的幸福快乐的表情,让我心里无端地感动。知道女儿在离开家和妈妈之后,在她自己的“江湖”不仅有老师和同学,还有了朋友,就很放心。
        洗完衣服,我正开始忙乎晚饭时,月月忽然进厨房来和我道别,说要去亲戚家。我留她吃饭,她执意不肯。我看天色确实不早了,就叮嘱她路上小心,慢走。月月走后,薇薇却老大不高兴地拽着我的胳膊,不肯离开。我说,“一个女孩家,趁天亮让人家去,安全。”月月带着哭腔说:“她给她姨姥姥家打过电话了,没人接,家里没人。我留她在咱们家住一夜,她不肯,她一定是怕给咱们添麻烦,回学校去了。可是现在回去已经误了学校食堂的饭了”。我一看表,早过了学校开饭时间了。心里也不由得有点后悔没有硬留下月月。
        “或许她会去小卖铺买点吃的,”我安慰薇薇。
        “可是她身上没有钱了!怎么办呢?”薇薇都急得快哭了。
        “要不你待会儿给她送点饭去吧,你也好放心,我给薇薇出主意。”
        “妈,你陪我去!”薇薇破涕为笑了。
        提着餐盒走在楼道里,薇薇搀着我的胳膊说:“妈,月月本来是不想给咱们添麻烦,才非要走的,结果却让咱们更麻烦了,是吧?”
        我笑着看了看她没有答话,心头却又被她说的暖暖的。
        校园里,没休息的高中部的孩子们已经上第一节晚自习了,在暮色笼罩中安详、静谧。薇薇蹦蹦跳跳的像一只欢快的小鹿在前面跑,一会儿指给我           看哪里的刺玫开了,哪里又开了一树叫不上名字的花。她说:“妈,我们校园的春色正浓呢。”
        我感觉她很像一个诗人。
        月月正在水房洗衣服,看见我们腼腆地笑了。我问“月月,还没有吃饭吧?”薇薇右手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O状,中指翘起,调皮地指着月月:“不要跟我说,你已经吃过了啊?”月月笑着说:“没有呢。” 我把餐盒递给月月,感觉就像那几次我去学校把餐盒递给女儿薇薇一样。薇薇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10元钱塞进月月手里,小声在月月耳边说:“我妈让我给你带的这周的零花钱。”
        我心想:“这个鬼丫头,我什么时候给她钱了?”脸上却不由得露出赞许的笑。
        我知道女儿在学校待的很开心,因为有个和她很“般配”的朋友月月,而她的朋友月月以后再来我家玩,也一定会感觉更轻松、更自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详细杜利平简介

 【作家简介】杜利平,女,汉族,19722月出生,1992年毕业于河北林学院经济林系经济林专业,大学学历,中共党员,原籍河北省张北县,现供职于河北省涿鹿县文广新局,张家口市下花园作协会员。业余爱好散文创作,文笔细腻,风格温婉,擅长爱情两性、亲子亲情等家长里短文章。曾在《北京青年报》《扬子晚报》《平顶山日报》《张家口日报》《青春期健康》等报刊杂志发表《失恋是给真爱让路》《什么是大局》《勺子一起就快乐》《那个槐花盛开的春天》等散文随笔小说100多篇,其中《失恋是给真爱让路》被《青年文摘》转载,《勺子一起就快乐》被《特别关注》转载,《朋友,女儿的江湖》被《中学生阅读》转载;散文《香椿回来了》获得河北省“善行河北·善美家风”主题征文活动二等奖。

更多杜利平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