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古石龙传奇——第七回(三) 李报桃感恩赴龙会 怨获德折剑结金兰
作者: 梁献春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12 13:01:02

黑龙首先开了口,他在会上说:“河,无论大小,都是一级行政单位。龙王,不论管辖范围广、狭,都是一级地方父母。大家可各就如何干好本职工作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并说,以后大家不要再这么‘总龙王,总龙王’地叫了,其实我也和大家一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一个河的河龙王。

洺河河龙王神色庄重地说:“我认为,打铁还需本身硬。作为一河的首领人物,自己必须为官清廉,不循私情,才能管好下属。

    滏阳河龙王接住话头说:“各个河流的头领,不论穷富,都要互相尊重对方。

渚河河龙王接下来说:“作为一级地方父母,本人必须生活节俭,千万不可攀富比阔。

沁河河龙王深有感触地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要能正确地对待别人的优点,找出自己的不足用他人的优点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几个河的河龙王又谈了许多,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时辰。

       黑龙最后作了总结:“咱们今天到会的五个河的河龙王,不论是上头委派的,他人推荐的,还是群众选举的,都已是名副其实的该河的父母官。中国有句俗话,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彼此要互相尊重,廉洁自律,勤政爱民,管理好辖区内的各条小河流,造福一方……”

略停了一停,他脸朝向滏阳河河龙王,道歉似地说:“选择这个地点开会,只是委曲了滏阳河河龙王您,谁让我兼职滏河呢。这一点,还请滏阳河河龙王谅解。”

滏阳河河龙王不失为大将风度,极为理解地说:“咱一家辛苦点儿,却换来四家的便利,值得。”

最后决定:以后如若没有特大的事情,一般不再集中开会。

滏阳河、洺河、渚河三河河龙王告别了黑龙,各自顺着来时开挖的壕沟回去了。

沁河河龙王热泪盈眶、恋恋不舍地紧握着黑龙的手说:“说句掏心窝的话,大哥,我真的不愿意再离开您了。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太伟大了。”

“贤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黑龙宽慰沁河河龙王,“一切不要太过介意,随缘去吧。”

“大哥,如果有谁招您惹您了,告诉小弟一声,小弟为您打这个抱不平!”

“多谢贤弟的热心。”黑龙特别叮咛沁河河龙王,“贤弟要注意约束一下自己,不要再耍性子。”

“小弟一定牢记大哥的教诲!”沁河河龙王斩钉截铁地表示,“决不给大哥惹一点儿麻烦!”

说罢,他两眼含着热泪、一步一回头地钻进了那条沾溅了自己无数血斑的深沟。

黑龙领着随来的部下拆除了会议帐幕,便一同回转姜窑村。

 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是滏阳河、洺河、鼋输河、沁河和渚河五条河河龙王的集会地,五条河的河龙王分别从滏阳河(正东)、洺河(西北)、鼋输河(东北)、沁河(正西)和渚河(偏南)不同方向贴地而来,所经之处,地下出现了一条条深沟,为使五条河的河龙王所走挖的这五条沟和他们所居地的五条河流区别开来,故称这些沟为洺河沟、沁河沟……这些深沟对夏、秋暴雨时的分洪、减轻洪涝灾害,起了很大的作用。时人名唤这个地方叫“五龙口”。称这次会议是“五龙口会议”。

暂且放下黑龙等不表,回头再说青鼋。

青鼋冒充上差,把圣旨交给黑龙后,马上赶回到3号老鼋坑上空。他没有降落自己的住所,而是停了下来,扭过头向西北方向望去。

        不一会儿,便望到北石山东侧降下了大雨,山上的石头变成紫红色,他心里暗自高兴,猜测黑龙可能已身负重伤,活不了多久了。便落下云头,躺到三号老鼋坑里静等着好消息去了。

        过了几日,青鼋估摸着黑龙已死,便出来暗地打探。忽听说黑龙不但没死,反而荣获了什么玉皇大帝亲笔御封的“滏阳河水系总龙王”称号,并且还要在附近召开有五条河河龙王参加的会议。

        这天午后,青鼋忽然看见一个河龙王从自己东边不远处的南方过来,随即直向东边而去。

        青鼋便赶紧离开自己的住所,来到那个地方想看个究竟。他看到那儿有一条刚挖开的壕沟。青鼋便顺着这条刚挖开的壕沟朝前行去。将要走到尽头,猛抬头向前一看,只见黑龙正和几个水族成员带着帐幕等东西向着东北那条壕沟走去。从背后身形看,黑龙似无一点受伤的迹象,并且精神也比自己宣旨时强多了。青鼋百思不得其解,一股不祥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三号老鼋坑已经呆不下去了,得赶快离开那里,转移地方。

 转移到什么地方呢?他冥思苦想,忽然想起一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对,就转移到五条河河龙王的集会地,量黑龙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把家安到他们召集会议的地方。

于是,青鼋便在滏阳河河龙王开挖的这条壕沟的最西头挖了个大坑(4号老鼋坑),修炼下去,并准备着再寻黑龙报仇。

暂且放下黑龙和青鼋之事不表。再说赵国首都邯郸。

自公元前386年,赵敬候从中牟迁都邯郸,历时八十年,虽有变化,但却不显著。而真正使邯郸发生剧变、赵国走向强盛的,是在公元前307年武灵王赵雍实行胡服骑射以后。

公元前325年,年仅12岁的赵雍从已逝去的父亲赵肃侯(赵语)那里接替了侯位。当时的赵国,位于战国的中部,被称为“四战之国”。在战国中,还不属于强国,并且四周地理环境又对赵国非常不利:东面有胡人部族,北面有燕国,西北有林胡、楼烦等部族,西和西南有韩国、秦国,南隔滏水、漳水有魏国。如果不建立强兵劲旅,赵国随时都有被他国灭亡的危险。

赵雍深感肩上担子之重,经过长时期的观察、研究。于十九年春,试图改革:“今中山在我腹心,北有燕,东有胡,西有林胡、楼烦、秦、韩之边,而无强兵之救,是亡社稷,奈何?夫有高世之名,必有遗俗之累;吾欲胡服。”经过一番波折和争辩,“遂胡服招骑射。”(见司马迁《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第十三》)。胡服骑射完成后,简装轻骑,对敌进行还击。先后灭掉了中山国、林胡、楼烦等小国和部族使赵国逐渐跃入战国七雄之列,邯郸也日渐强盛起来。赵雍也因此成为人们心目中敬仰的君侯。赵雍死后,赠谥号赵武灵王,赵国的谥王号也就从此开始了。

    公元298年,惠文王赵何从未死的父亲武灵王赵雍手里接过王位(赵雍自称太上皇)。年少的赵何,向大臣们征询当王的治理方法,大臣们仍以卜卦告之。当以龟甲、蓍草卜占后,推测出的卦词是:“折秆二郎,拉辇姬昌。出水敖广,八九侯王。”和当年赵敬侯得到的卦词一模一样。

    术士解释说:“‘折秆二郎’,就是指的二郎神担山追赶太阳,肩上的高粱秆折断的事情。都城的西北二十多里的地方,有座山峰,名叫北石山。高粱秆折断的地方,在北石山东边四、五里的焦窑村西。‘拉辇姬昌’指的是西伯侯、文王姬昌访贤拉纤的故事。车辇上坐的是姜子牙,此句和‘姜’字有关。‘出水敖广’,敖广是东海的龙王,出水的龙王当指在陆地上的龙。在北石山偏东南的地方,有一个村子,叫姜窑村。听说有龙王在那里修炼。至于这‘八九侯王’四个字,暂时尚难猜测。”

    术士顺便向惠文王赵何讲述了二郎神担山追赶太阳和西伯侯文王姬昌访贤拉纤的两段故事。

详细梁献春简介

 【作家简介】梁献春,笔名汨楠,男,汉族,1949年生。河北邯郸市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人。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员,退休教师。1975年,被《邯郸日报》和《河北日报》吸收为业余通讯员。在工作之余,先后撰写《无水的宣判》《苦头、甜头、奔头》《坎坎坷坷自学路》《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永留心底的记忆》《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罗敷采桑在何处》等文章刊登于《邯郸日报》。其中《罗敷采桑在何处》被收录于聂辰席作序、张建华主编的《邯郸之谜》一书。

期间,又撰写《邯郸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黄粱梦镇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古石龙传奇》《罗敷女传奇  九龙圣母传奇圣井岗传奇《圣井岗史话》等100多万字书籍。

2015年,开始着手系列章回体长篇传奇小说“‘罗敷女’传奇系列”第五部元笃行传奇》准备工作。《邯郸县圣井岗庙会》获《河北庙会》征文二等奖;《圣井岗上祀龙神》登载邯郸旅游局丛书之一《邯郸名胜》。

2016年,应邯郸旅游局丛书约稿,先后撰写了《神庙七百年,圣井一卷书 纪念圣井岗龙神庙创建700周年》《寺庙文化远,龙鼋传说久——记丛台区三陵乡龙兴寺》《寺村塔碑铸辉煌 记复兴区康庄乡禅房寺》《罗敷陵台脚下采桑处——记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漫游紫金山》《紫金山名字的由来》《紫金山腰输源河等文稿。

更多梁献春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