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韩咏华||以诗歌的名义【第六届衡水湖诗歌节主题研讨】
作者: 京津冀文化网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7 21:08:13

 【第六届衡水湖诗歌节“生态建设战略下的诗人与诗歌”主题研讨】

 
韩咏华||以诗歌的名义
 
尊敬的各位同道,大家好。
        仲夏蝉鸣,草长莺飞。我们以诗歌的名义,汇聚衡水湖畔。一阵芳香,一袭荷染,一身洁净。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韩咏华,来自河北最北的大好河山张家口。张家口,又叫塞外山城。因为在与北京一起承办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又因为春节前夕也就是今年1月23-24日习主席亲莅奥运主会场张家口崇礼两天,张家口成为炙手可热的地域名词。
        然而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我想说的是张家口阳原县泥河湾是东方人类的发源地,也就是说远古二百万年前,这里开始有了亚洲乃至东半球的第一个人类。为什么?因为这里有丰沛的水源,有茂密的森林,有从藻类到鱼类,到草原狼、纳马象、剑齿虎等多种与人类共生的朋友。也就是说,这里九千平方公里的泥河湾古湖给了逐水而居的生命以最妖娆的滋养。那时候没有语言,他们表达情感用咿呀呀的呼唤呼喊。那时候也没有粮食,要生存下来,必须借助天然或者制造的工具与野兽斗争,生吞活剥,茹毛饮血。这就是有了文字以后被称作中国第一首诗歌,反映原始社会狩猎的诗歌《弹歌》所描述的“断竹、续竹、飞土、逐宍”。
        我说了这么多,绝不是离题万里的闲聊。恰恰相反,我在说“我们与环境”“环境与我们”本来就是伴生。或者说人类依仰自然界而寄生。从游牧到农耕,从漂泊到定居,阳光,水,土地,动植物离不开,我们也离不开。
        自古至今,自然与劳动,诞生了诗。诗人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比如我们熟悉的很多山水诗,如——
        ◎东晋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唐. 《月下独酌》李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唐.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唐.王之涣《登鹳雀楼》“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唐.王维《山居秋瞑》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难以想象,离开了花草树叶,鸟鸣山涧,林海桃园;离开了湖光山色、宫苑庄园、青山绿水,诗人们还能不能写出诗句。
        当然,我最喜欢的是那句:南宋诗人朱熹《观书有感二首》问泉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谁能说这不是在说环境?谁能说这只是在说环境? 一首小诗,展现了形象意义,更蕴涵着思想意义。
        今年的“一带一路峰会”在怀柔雁栖湖召开,这意味着湖光山水的优美环境是一个泱泱大国展示给世界的名片。我们所在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衡水湖,是衡水唯一能够做大做强的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
        诗人环境专家段昌群曾说过:“湖泊和人一样,维持和促进湖泊拥有鲜活的生命,才能使湖泊具有自我维护、自我清洁、自我提升的水体质量,反之就会腐败;而要湖泊生命力得到修复,就需要给这个生命体以休养生息的生态空间,不然,湖水自净能力会因此下降,会失去了自我更新、吐故纳新的必要空间。”衡水湖就这这样一个缺乏自然补给,只能靠人工调水和自然降水的“静水生态”。也就是说,没有源头活水啊!虽然75平方公里分开了核心区、缓冲区、试验区、示范区,但是有限的空间,总难免被污染。段昌群说,水之于湖泊就如同血液之于人体,水脏就像人得了血液病会危及生命,而水少则更是直接剥夺湖泊的命脉。抽干了湖泊的水,就如同抽干了人的血,即使补上了人工引来的水,也只能起到人工输血对人的功效,天然的生气和生命的活力却被破坏了。被污染的湖泊就像一位病人,而生存空间被剥夺的湖泊就像‘蜗居’的人群,能够活命就算万幸,要看到好的脸色几乎不可能。”
        没有活水,就没有清泉湖水。没有清泉湖水,更不会有诗人“天光”和“云影”“共徘徊”,深”而且“清”永不枯竭,永不陈腐,永不污浊的文学情怀。
        进入二十一世纪,雾霾成为困扰我国大部分城市的桎梏。“欲揽春色入自家,无可奈何成落花。”加上干旱、山体滑坡、水资源污染等自然灾害,生态建设战略的针对性越来越具体,亟待性越来越迫切。 湿地是大地的肾,森林是大地的肺。地球是我家,保护靠大家。花一草皆生命,一枝一叶总关情啊。
        我看过净空法师讲的《和谐拯救危机》。一只鸭子,出生六天就上了了餐桌。猪肉鸭肉牛肉羊肉,都是注水肉。芹菜油菜包心菜,全是泡过药水的。白面大米是假的,连粉丝海带木耳鸡蛋全都有假的,我们还能相信谁?东北的转基因蚕豆,有土豆那么大。种过土豆的地,连老鼠虫子都失去了生育能力。难怪现在一些年轻人,跟老鼠虫子一样也失去了生育能力。请扪心自问,这到底害了谁?这是要自毁呀!
        2011年海啸,无数生命瞬间被海浪吞噬,当时我写了一首诗——《祭,心的海啸》 转身/ 熟悉的身影不再熟悉/陌生的世界更加陌生/我是带着善良而来/请不要愚弄我的纯真/
我是带着真诚而来/请不要践踏我的光明/心潮也会起伏如海啸/泪水也会颤动如喷涌/躯壳游移的遍野/已经人畜难辨/迷失的还有你的来路/以及我的去路......
        我最喜欢的是约翰·邓恩:《丧钟为谁而鸣》没有人能自全,没有人是孤岛,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要为本土应卯, 那便是一块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庄园, 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冲走, 欧洲就要变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与生灵共老。丧钟在为谁敲,我本茫然不晓,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
        虽然说,保护环境,责无旁贷。我可以节约一滴水,可以节约一度电,可以拒绝转基因,可以购买小排量的汽车等等。但是,我们不能阻挡龙卷风的袭击,冰山的消融,海啸的肆虐,火山的喷涌,地壳的裂变。同样,我们也不要能遏制战争,铲除海盗,融化隔阂,销蚀仇恨。这些人类的罹难,靠文学的力量显然有些苍白。文学只能起文学的作用,就像政治,经济一样,也同样解决不了地球的、人类的所有问题。
        此时此刻, 面对各位文坛诗坛各位方家,我感到深深惭愧。海子去了,卧夫去了,陈超去了,水至清则无鱼。太纯净的诗心对接不了现实,太入迷的诗人甚至也拯救不了自己。面对当今自然人文环境,我又感到无比恐慌。地球还能坚持多久?人类还能坚持多久?
        然而,铁凝曾说: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文学不能缺席。我也想借用一下:在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建设战略中,诗人不能缺席。拿枪的是战士,秉笔的也是战士。既然自古至今,诗人从来没有离开过环境。所以我来了,我以诗歌的名义来了,我带着诗人的情怀来了。今天,明天,我都将与诗歌相随,去抵达未来的未来,远方的远方......
 
 
 
详细韩咏华简介

 【作家简介】韩咏华,女,1965年生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幼爱好文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国发表作品,其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省、市级获奖。《中国诗》签约作家,《散文风》责任编辑,《长城文艺》签约作家,《时代中国泥河湾》编辑,《燕赵文学》副总编。出版诗集《洗尽铅华》散文集《心灵提速》童年回忆录《故乡的天空》史诗专辑《泥河湾三部曲》合辑《魂系泥河湾》。长期投入社会公益事业,慰问部队、学校与养老院。其团队资助贫困学生五十余人。成立张家口灏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举办“国学大讲堂”和“泥河湾论坛”。201639日开始在泥河湾文化微信群举办公益讲座。获得张家口政府文艺振兴一等奖、张家口市文艺振兴特殊贡献奖、张家口市五个一工程二等奖、三等奖等荣誉。自1999年致力于泥河湾文化的宣传工作。并凭一己之力承办七届泥河湾文化节,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其中《神奇的泥河湾》刊登2007.6.4《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受台湾文化团体邀请,赴台湾参加由世界各地华人代表六万人举行的“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大典”。并宣传泥河湾文化。是世界华人华侨联会会命名的泥河湾文化代言人与泥河湾文化形象大使。

更多韩咏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