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给圣母一个羞愧的l理由
作者: 董素英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8-5 10:37:08

        被千古传颂的神话“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应该是发生在人间,化身在天上,包括那条天河。
        追寻这个神话故事的源头,一睹天河的扑朔神秘,一度成为我儿时心头的一桩大事,一个不灭的念想。
        也曾迫切地祈盼我家能有一架葡萄树,我坚信那是一个上天梯,臆想着在七月初七的深夜它能为我打开一道通往天河的“虫洞”,我在这条时空隧道里任意驰骋,神游万仞,去天上找到那条烟波浩渺的天河。
        这些想法开蒙与神话“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它把我的目光从母亲的怀抱拽向远方,伸向那高旷辽远的长天,那条天河我尽管始终找不到,可它却像只巨手,揪着我小小的心儿,一天天长上小翅膀。

        牛郎织女的爱情神话亘古不衰,我却在他们的故事里慢慢变老,我在众多虚拟的爱情故事里泼洒着自己真情的眼泪,年轻鲜活的心一次次破碎,整合,修复,在他们的天河、爱河里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爱的刻骨铭心,疼的锥心裂肺。
        直到有一天,另一则神话故事的出现,让我对曾经两小无猜的爱人“牛郎织女”的看法出现了逆转,我从这个唯美的故事里,找到了一点瑕疵。
那是希腊的一个寓言故事,说: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每天都在问过往行人一个问题:“有一种动物他在早晨的时候四条腿,中午的时候两条腿,在晚上的时候三条腿,那么这个动物是什么呢?”过往的人答不上来就被狮身人面兽吃掉了。年轻的阿狄浦斯背负着生命的十字架,在路过的时候,说出了最终的答案:“这个动物就是人”,这时候,只见斯芬克斯大叫了一声,羞愧地坠崖而死。
        这个故事说的是离我们最近的东西,往往是最难认知的,是让我们认清自己。这故事听起来与本文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他却给了我启示,让我对曾报以同情的牛郎织女这对艰辛恋人的看法有了改变,我在想,被斯芬克斯吃掉的那些人和阿狄浦斯,两种命运的他们区别在那里,前者在严峻的困难面前无能为力,听任命运的摆布,最终被命运打败;而拥有了一双慧眼的阿狄浦斯,以自己的智慧和成熟,斩断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悲剧,让可怕的寓言终止,最终,他做了命运的主人。
        牛郎织女这对恩爱夫妻被神簪拆散,妻离子散,伤心备至,致使天河两岸泪水滔滔,此情感天动地,鸟雀虽小,却是侠肝义胆,倾微薄之力,出手相助,为他们赢得了一年一次的会面机会,我内心发问;请问牛郎织女面对横祸,除了日日泪眼相望,他们为自己的爱情又做了哪些具体的努力呢?既然鸟雀能做到的事,就说明“天河”不是一条死路,王母并没有那么绝情,起码给她们留了性命,给了他们生存的空间和希望,圣明的王母,对鸟雀的援助尚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见她对织女的惩罚还是有一点恻隐之心的,这一丁点的包容,让我看到了圣母爱心的灵光闪现。
        牛郎织女就该为自己的幸福做不懈的努力和争取,而不是放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真情来感化圣母,尽量让她法外开恩,实在不行,以现在的要求看,织女除了哀叹是不是该学些水上技能,比如:游泳,潜水等,以等待时机;牛郎呢?以他的勤奋,可以植树造林,取得木材,造一小船,用鹊桥做掩护,牛郎夫妇共同演绎一出爱情般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水陆两通了,夫妻见面想必一定不是一年一次了,到那时王母也许会被他们的虔诚感动,无奈地一声长叹……任他们去吧!

        这个寓言告诉我们,不怕生活上的困难,怕的是精神上的潦倒。
        我这个不着边际的想法,在邢台牛郎的故里“天河山”,竟然得到了契合。

        曾经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天河”不在天上,其实就在我身边,它近在咫尺,离我只有区区二三百里的距离,这个消息真真的令我意外和惊喜,我抱着一颗悲悯之心,准备来天河凭吊,为这段旷世之恋奉上我最后一次那不再饱满的泪滴,为自己几十年的“追牛”之路划上一个句号。
        站在天河山,葱茏的绿色遮住我远眺的目光,我侧耳细听,想听一听天河两岸是否还遗存着那悠远的哀声,然而,我听到的是小鸟们在打情骂俏,溪水欢蹦乱跳。
        “情人谷”里的情人,根本不像我辈,扭扭怩怩,犹抱琵琶半遮面,他们大胆示爱,而且目中无人。爱情石上但见一对老夫老妻促膝而坐,默默不语,深情相顾,眼神中能让你读出那情比金坚的笃定。

        牛郎的故里就在天河山上,浓荫掩映下的一处茅舍,一道木门粗粝、古朴、清幽,让你的思绪瞬间穿越,门楣上赫然写着“牛郎庄”三个字,字字扯心,它曾扰了我多少年轻的美梦啊,我在惊喜、欢喜中竟然有怕被人抢去的担心,赶忙拿出相机,把他珍重地藏了起来。
木门里面是个简扑的农家院,洒扫的很干净,很有生机,我似曾来过,屋门上挂一蓝色的花布门帘,随风抖动,我死盯着那扇门帘,感觉一不留神织女就会笑盈盈地挑帘出来。
        门外,几株老槐树一看便知是逢了盛世,披红挂绿,喜笑颜开,它们依旧慈悲为怀,仍然恪守“有求必应”的天职,为新时代的善男信女,穿针引线,牵情搭桥。

        更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天河山人把不可能做到了可能,竟然把人们隐晦的、难以启齿的性器官高调地擎在爱情山的山顶上,这是何等的胆量和气魄呀!把中华好男儿的壮美大胆地昭示与天下,看那威武不屈的阳刚之气,似乎承载着千古男儿的热血使命;
昔时爱情伤心地——天河,何时得了天地之厚爱,把创造万物的生产之门赐给了这方灵山宝地,没有人为雕琢,自然天成,仪态万方,其姿容“绝世而独立,秀色掩今古。
        女性为水,以阴柔为美,来到天河山,若那清洌的泉水不能为你降噪,到了“天下第一门”无论你骨子里的钢性多么的耐腐蚀,相信,在她面前你不得不俯首为臣。

        聪明的天河人,把性与爱发挥到了极致,让灵与肉实现了完美的结合,在高举性器官的同时,不忘给它们备上“紧箍咒”,那就是“性文化博物馆”,寓意用文明制止和匡正那种原始的荒蛮和野性,让性在文明科学的轨道上健康行驶,让性爱更好的繁衍和造福人类,这真是天河山人的大智慧。
        聪明的天河人,没有在天河的废墟上沉沦,而是用积极的行动让沧海变桑田,让天河成为了人间伊甸园。
        我在想,当驾鹤出游的西天圣母再次临幸牛郎故里,看到已是人间仙境的天河山时,心里该是怎样的五味杂陈呢!

详细董素英简介

     【作家简介】董素英,笔名,夜莺。祖籍石家庄市振头村。1959年生人。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协会会员。

        2009年散文《我的伯父张清化.》荣获了第四届中国西柏坡红色散文作品二等奖,从此开始散文及诗歌的业余写作。

        其作品在《散文风》《范阳文丛》杂志均有刊发。其中散文《吴桥漫步》被入选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精品库,六十年佳作典藏;散文《拜年的路》荣获河北省“大年的温馨”年俗散文征文大赛一等奖;散文《心碎的声音》获第三届“漂母杯”全球华人母爱主题散文大赛优秀奖。著有长篇叙事散文《老家岁月》;主编出版《医者仁歌》诗文集。

更多董素英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