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那间小屋
作者: 张殿珍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7-7 14:00:16

     我单位门口闲置着一间十几平方的房子,紧挨着我看守的门房。

 这天,有一户农村来的家庭租住进来。男人叫刚,细细高高的,不爱说话,脸上浮现着微笑,偶尔蹦出的一两句话,让人感觉到他的憨厚朴实。身上总是挂着或白或黄的色彩,一问才知,他的工作是装修,哪有活去哪。女人叫艳,有双扑扑闪闪的大眼睛,一笑两个酒窝,说话办事干脆利落,还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跟在满身色彩斑斓的身后,始终提着一个干净的布兜,和爱人刚一起做装修工作。是个很能干的女人。

早上走时,艳穿着一身淡青的衣服,回来就变成了浅绿色的了。每天都是如此。他家有个三四岁光景的小男孩阳阳,扑闪着大眼睛,喜欢嘬着奶嘴,靠在门口,好奇而安静地看着远方,胖呼呼的脸蛋,流露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他甜甜的喊我姨。但我不喊他,他不会来我的房间。夫妻两在附近给阳阳找了个幼儿园。虽说孩子有人看管了,但是一找到活儿,工作起来,忙得叽哩跟噜的,艳呼打打地骑着除了铃铛不响哪里都响的自行车,满头冒着汗,沾一身颜料跑回来接孩子。有时,晚上就误了接阳阳的时间。星光里,才会看到一家人吭哧吭哧地回来。阳阳多半是趴进妈妈的怀抱里,蔫蔫的,不吭声,睡着了。艳还是慢吞吞地找这里,迟疑地说,姐,能否在你们工作不忙的时候替俺们接送阳阳啊?言罢,已是满面通红。我看着她真诚地期待,再看看阳阳那孩子天真的笑容,我爽快地答应了:“这是个小厂,且过年后又是淡季,也不是很忙,你们就放心工作吧,我接阳阳。周六周日不上幼儿园,可以把阳阳放到我这,我看着!”

 刚和艳感动得直说“谢谢、谢谢”!

    从那以后,我在工作之余,就担当了接送阳阳的任务。起初阳阳和我不熟,我去接时,总是哭闹不已,我就买了糖果、饼干、小玩具等哄着他。阳阳看到了玩具,注意力集中在玩具那,也就不再哭泣。周六周日阳阳就在我的门房里玩,零食、玩具摆了一炕,看着他组合玩具时的那个专注劲,不禁笑出声,和他一起组合小玩具。不愿玩了,就跑到院子里,看看这、摸摸那,看着哪都新鲜。不一会就大汗淋漓的了。我怕他摔着、怕他碰着,跟着他后边,时时抱起即将摔倒的他。闲下来时,给他讲故事、念唐诗。这样他就会很安静地听,眨着天真的眼睛看着我,好像要从我的脸部表情得到什么重大答案或者结论呢!阳阳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言行,都凝结了他这个年龄段孩子的智慧。这样一天下来,也是格外得累。但是心却是快乐的。

 刚和艳每天都回来得很晚,艳说:“趁着这一段的生活区,刚刚竣工,各家各户都需要装修,活也多,在农闲的时候,多挣点钱。给父母一点补贴。”接着又说:“想看着阳阳,就会失去很多机会,但是把握了机会,阳阳就顾不上看,还得麻烦你接送,真的非常感谢你!”眼里似乎有泪水流下,我知道这是感激的泪水。随后她把刚拉到一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不一会转身走过来,掏出几张红色的印有毛泽东头像的人民币,伸手递给我,:“这些钱给你,别嫌少,算作这一段时间看阳阳的劳苦费。”看着艳真诚的态度,我扑哧乐了,眯缝起眼开玩笑说:“看阳阳这么累,才给这点,不太少吗?”艳有些惊诧又不好意思地望着我,忙不迭地在衣兜里接着往外掏钱。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捂住她递给我钱的手:“我哪能要你的钱呢?再者说,我也喜欢孩子。阳阳这么招人疼爱,每到晚上,还真有点舍不得让你们把孩子抱走呢!看阳阳打发零散的时间,况且阳阳还给我带来不少乐趣呢!说话间,我把阳阳紧紧抱到怀里,温馨又亲切。

 艳每天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穿戴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地来我屋,把孩子接走,回到她租住的小屋。原来她怕我嫌她脏,每次干活回来,就脱掉染满涂料的衣服,换上布兜里干净的衣服,给我一个干净利落的形象。说换件干净的衣服来我这屋,一方面也说明对我有礼貌。我突然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艳是个多么有心而精致的女人啊。虽然被生活所迫,为了生计,劳苦劳作,但她始终爱惜生活,懂得礼节,充当着生活的主角。

 雨季。老天就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早晨还阳光灿烂,不一会儿,乌云夹杂着狂风,天色黯淡下来,把世界染成墨色,路灯也亮了。我抱着孩子,几次在房中踱来踱去,担心着刚和艳的安全。上班时,他们也没有带着雨具啊。焦急中,看见刚骑着电车驮着艳回来了。两人披着一张大塑料盖住头,身上被雨水浇透了。那狼狈劲就甭提了!到了门口,艳下了电车,对我灿烂地呲呲牙,笑得挺好看的,拿出车厢里的菜:“早起去早市买的菜,想着晚上回来包饺子呢,这不下雨了,下午也不去了,那就现在包饺子,中午吃!”

 一刻钟的功夫,刚和艳洗漱完毕,换上干净的衣服,精神抖擞地洗菜、切菜、和面、调馅子。待一切准备就绪,我和艳坐下来包饺子,刚负责看着阳阳。艳拉开了话匣子,第一次坐下来,和我拉家常。阳阳姥姥身体不好,自从糖尿病看好了之后,下地活动的时间也少了,天天吃着控制胰岛素增多的药。姥爷成了医护生,天天伺候着,洗衣、做饭、擦地、洗碗都是姥爷一人做。看他这样已经很累了,怎能再让爸爸看阳阳呢?阳阳的爷爷不在了,阳阳的奶奶腿不舒服,走路走远了,关节疼得晚上睡不着觉。所以孩子只能自己一边工作、一边带着。到了城里,找个租房的人家,看上眼的房费又太高。正当愁眉不展时,同伴们想破了脑袋,终于有人想起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是单位,有个作家大姐看门,出出进进的人很多,不必担心孩子的安全。说着,她温婉地看着我。脸上挂满了笑容,感激地对我说真是福气,多亏遇到了你,帮忙照看着阳阳,这个月挣了不少钱,也该回去看看父母,给他们撂下点钱,改善改善生活,让他们吃好、穿暖,让妈妈的身体早日康复!她毫不掩饰自己愉悦的心情,露出灿烂的笑容、很感恩的模样。

 这顿饭,吃得好开心。阳阳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乖巧地喊着姨,非要我抱着睡。艳和刚看看,咧嘴笑了。我只好在艳的屋子里揽着孩子,边说故事边哄他睡。他们悄没声地走出去了。

 孩子睡着了。我打着雨伞,回到自己的房间。哇,好亮!艳和刚把我的屋子——门房,粉刷了一遍,连门都油上漆了!一切都是新的。我太惊奇了,艳他们真能干!简直是神速哟。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我的床上地上没有留下一点儿白灰、油漆!

    晚上,任凭他们夫妻怎么哄孩子阳阳回他们那屋睡觉,阳阳就是不走,抱着我的脖子,带着哭腔:“我不跟你们睡觉,我要跟姨睡觉、我要姨讲故事,抱着我睡觉!”说完后,就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嚎啕大哭。我忙亲亲他的额头:“阳阳不哭,不哭,姨今晚就抱着阳阳睡觉了,谁也甭想吧阳阳抱走!阳阳乖不乖呀?阳阳不乖,姨也不要了!”阳阳一听这话,立马止住了哭声:‘阳阳不哭!姨要阳阳!’随即亲亲我的脸,挣脱我的怀抱,跑到他床前,拿起他的饼干,飞快地折回来,伸出小手:“给姨吃,姨就爱阳阳!”阳阳的举动,顿时引起我、刚和艳的哄堂大笑、指着他的额头——小人精!

 阳阳调皮地笑着,小手搂得我更紧了!

 那夜,在芬芳的油漆和白灰的味道里,我的怀里多了个小宝贝,睡得好香甜。梦里,我躺在姥姥的怀抱里,一股麦子成熟的滋味灌满了我的鼻孔,钻进肺里,把整个身体陶醉的舒舒坦坦的……一个穿着小花裙子说着城里话的小姑娘欢乐地奔跑在一片麦子黄黄的田间……小伙伴们哧哧笑着,说我是个小侉子……

 小时候,爸妈上班忙,我是在姥姥家长大的。那时,没有留守儿童的说法。姥姥就是我的天,小伙伴们就是我的欢快童年。

 我突然抱紧了阳阳。我觉得我要为这个阳阳做更多,象姥姥那样……长大后的阳阳,也会梦到麦收的芳香的!

 哦,那间小屋!

详细张殿珍简介

【作家简介】张殿珍,现居河北衡水。七零后。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中华诗词研习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廊坊日报》《衡水日报》《衡水广播电视报》《散文风》《河北传统节日作品选》《西柏坡报》《齐鲁诗刊》《甘林青年》《群众文化》等。其中散文《给良心加个温》在衡水市文明办与衡水日报社主办的《良心颂》全国征文中获三等奖;有歌词《红木博览城之歌》获2014年端午红木诗文歌词朗诵会一等奖;诗歌《大海的力量》获河北省民俗文学协会成立十周年纪念征文一等奖;《清明,踏青在圆梦园》获得2014年“河北省高远杯”清明诗词大赛一等奖;《七夕夜,我枕着相思入眠》获得河北省2013年“七步沟”杯二等奖。《七夕夜,我枕着相思入眠》《七步沟,爱你在心》《红尘山水爱更浓》《张局长的烦心事》收录《河北传统节日作品选》。

 

更多张殿珍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