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九方皋门尽显大道
作者: 严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5-20 10:25:15

         提及河北书坛,常常会提到一个人——大江。大江,本名江书学,大江是人们对江书学先生的昵称,也是先生的别署。

江书学,著名书法家,现供职于河北省博物院,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北书协楷书委员会副主任,河北省书法考级中心副主任,河北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除了“大江”这个邻家大哥似的名字,江书学先生还有另外一个雅号,尽管鲜为人知却富含深意,——九方皋门。

九方皋,何许人也?《列子》载,伯乐渐渐老去,伯乐之后谁给秦穆公相马呢?伯乐便推荐了这位九方皋。“臣有所与其担纆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

九方皋原本是一个乡野村夫,默默无闻,每天做一些粗活,安分守己、别无他求地过着穷日子。先生甘愿于九方皋为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九方皋是个农民,我们都是平头百姓,我们没有太多的奢求,功名利禄与我们无关,但我们能安贫乐道,所以我愿意成为九方皋一样的人。”

在我看来,自称“九方皋门”另有一番深意。先生从事书法艺术,跟相马大相径庭,然而他们相隔两千多年成为神交。事业虽不同,心境却相通,先生见贤思齐,同时又是很有自我的人,于是自称“九方皋门”,九方皋也便成了先生的千年神交的老友。

如同九方皋安贫乐道一样,先生为人谦和,从不争高下;而在艺术上却异常认真、勤奋,也成绩斐然。先生行、草、楷、隶无一不精,人称“百变大江”。九十年代末,我第一次见到先生的“启功体”,便惊愕于他的书法功力。据说,当年河北省博物馆大小展会的序言多出自先生之手,包括中书协副主席黄琦老先生个人书法展的序言也是先生命笔。作为省级博物馆,展会繁多,算来先生序言达数百计,每当展出结束,总会有人悄悄地将先生的序言取走收藏,而一向仁厚的先生也习惯了这些,总是付之一笑。那时的江先生多用启功体。多少年后,我们提及此事,先生竟对那时的书法不甚满意。因为他始终没有停下书法学习、实践脚步,他在不停地探索。譬如,先生最初钟情于小楷,后来又热衷于大楷等等。

“百变大江”首先是学习上的变化,不满足现状,不故步自封,多年来他遍临诸家,博采众长。熟知他的人记得他常常谦称:“小楷还可以,别的不好说。”其实他的各体书法早已为雅俗共赏,并屡获殊荣。

先生习惯用九方皋来鞭策自己,淡泊明志,潜心书道。他经常写“含弘光大”四字,写给别人,也写给自己。《周易》乾坤并举,天地和合孕生万物。“含弘光大”是坤卦的句子,天道不可违,大地“顺以承天”,虚心接受阳光雨露,然后有百花盛开,有硕果累累。所含者弘,所光者乃大;所光者大,必有所含者弘。先生数十年如一日,不断学习、创作,手摹心追的古今名帖以数十计。苏东斌先生这样评论江书学书法,“其小楷取法晋唐,细微处流连顾盼,极富神韵;他的草书体势飞动,云烟满纸;他的大字楷书则沉雄宽厚,气定神闲。”

《列子》又载,九方皋为穆公相马,三个月后终于找到了好马。九方皋“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而黄。’使人往取之,牡而骊。”秦穆王怒了,九方皋既弄错了公马、母马,也弄错了马的颜色。

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公母不分、红黄不分的人怎么会相马呢?恰恰相反,这正是九方皋的过人之处。伯乐为此击掌,“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原来九方皋的相马术在于抓住相马的精髓,哪些是重点,哪些是该看的,九方皋了然于胸,而其他诸如毛色、公母不是九方皋相马的内容。伯乐自愧不如。经过实践,九方皋找来的马“果天下之马也”,好马!

大道是相通的,先生之所以结交九方皋也在于九方皋抓住了事物的灵魂所在。相马有相术,书法有书道。只有抓住了灵魂才懂得灵活取舍。先生之于书法,也在于探索书法的精神本源。学习每一家书法,必求其精髓,并结合自身,融会贯通,进而成为自己的书法元素。书法评论家黄军峰曾谈及江先生从小楷到大楷的经过,江书学“论起楷书,取法古道,融会贯通。。。。。。他的大楷在小楷的基础之上又融入了个性化的艺术元素,呈现出笔锋藏而不露,笔法中庸沉厚,墨色以浓带枯,结体空灵闲置,给人视觉上的圆融之美。”有了合理的取舍,才构成精彩的书法实践。从楷书到草书的巨大变化也是很多书家难以逾越的鸿沟,而先生依然驾轻就熟,从字的结体到气韵流淌,从庙堂之器到个人性情,先生处理得近乎完美。平心而论,先生的各体书法都有大批的铁杆粉丝。在浮躁的当今社会,能潜心书道者少,能出入于古今名帖者更少。有人喜欢江氏小楷,有人喜欢江氏行书,有人喜欢江氏章草,有人喜欢江氏金刚经体,近年更有人喜欢江氏谐体。谐体俗称丑书,江书学谐体运笔于仿佛之间,随心所欲不逾矩,如同九方皋相马,得其所得,舍其所舍,尽显和谐之美。

约略古人九方皋和今人江书学走过同样的路程,离不开丰富自我,离不开实现自我。术业不同,而心性相同。何绍基云:“书虽一艺,与性、道通。”学者李鑫认为“百变大江”的成功在于“真诚”;无独有偶,著名书法家范硕先生称江书学为“素心人”。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大江还是那个大江,只不过大江始终流动、前行,江书学便如这江水,勿论水之柔美秀丽,但他始终奋勇向前、义无反顾。

含弘光大,道契松云,江书学先生志在与九方皋为伍,难怪其书道高深、誉满书坛。伯乐称赞九方皋:“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这句话也恰恰反映了先生的书道。

江书学,别署大江、九方皋门。先生年方五十,正值书法的壮年时代,相信江先生会带给大家更多的艺术愉悦和惊喜。

详细严明简介

 【作家简介】严明,笔名履和,祖籍河北沧州红杏园,自号杏园优游叟、沧州书丐。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学会会员,记者、编辑,就职于燕赵都市报社。作者研习传统文化几十年,曾以散文的笔触出版学术著作《周易拍案》,另有新作即将出版。

更多严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