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吃瓜子
作者: 纪梅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16 13:49:10

        从小到大,瓜子便是我的爱物。闲坐时若不抓着点瓜子磕,便觉得六神无主。日久天长,我的门牙充分诠释了什么叫“滴水穿石”:被磕出了一个不太优美的豁口。


       瓜子是好东西,其特有的营养价值历来为人们所推崇,而且不仅生熟皆宜,还既登得大雅之堂,又是平常百姓可随身携带之物,当属最大众的零食。过去的茶楼包厢,阔家老爷太太小姐们的桌上必然有几碟干果点心,瓜子则是必不可少的。直到今天,婚嫁的宴席上,讲究干鲜果盘,这干果盘,首当其中的就是瓜子盘。

       丰子恺称发明吃瓜子的人是了不起的天才,因为吃瓜子是最有效的“消闲”法:一、吃不厌;二、吃不饱;三、要剥壳。这的确是瓜子之所以成为大众零食的优势。俗话说,“瓜子不饱是仁(人)心”, 原意大抵有两层。一层是说瓜子小而琐碎,吃着占功夫,磕了半天却并未能吃进多少籽仁,即丰子恺所说的吃不厌吃不饱;第二层则是说吃瓜子纵然吃不饱,却足以表达主人的好客之情。 前两年曾风行吃油葵籽,小得几乎捏不住,却是极香,在房间里吃,满楼道都飘着诱人的香味。只是很快就又在市场消失了:大概是实在太小了,若是没有耐心,会令人发疯的。


        瓜子有多种,主要是葵花、西瓜和南瓜的籽。葵花、西瓜和南瓜都是平常百姓家最常见的,所以瓜子也是平常百姓家最常见的。自然,皇宫里把金子做成瓜子的模样,随便抓一把赏人,当另当别论,毕竟那不是可以入口的东西。

        西瓜、南瓜以食瓤为主,瓜子只能算是下脚料,要洗去瓜子上丝丝络络又黏又滑的瓤是很麻烦的事。一个西瓜或南瓜收不了多少瓜子,洗净晒干,不过小小一把,实在不值得花功夫收拾。吃瓜的时候,瓜子随手被丢弃是很自然的了。有时候西瓜吃得多,也会攒一些,要用盐水狠狠泡两天,加了花椒八角,小火焖煮,期间要不停翻搅,直至水干,捏住瓜子不感觉粘滑才算好。虽然好吃,却费时费力,这么多年母亲也就做过两三回。

        相比之下,葵花籽就简单多了:把成熟的瓜子直接从花盘上敲下来,收拾干净就好啦。所以,提起瓜子,人们最先想到的,其实多是葵花籽。

        葵花的生命力极强。春天,随便在沟沿渠边房前屋后撒几粒种子,借着几场酥润的春雨,那种子就发芽,旋即长成粗壮的茎杆,某一天生出一个拳头大小紧紧包裹的碧绿花盘。花盘渐次长大成大盘,沐风栉雨却安然酣睡,在某一个清晨,迎着朝阳哗然舒展,开成嫣黄的花盘,如同一个小女孩亭亭的女孩戴着黄色花瓣帽含笑的脸,满脸都是细细碎碎的花。等花盘慢慢沉重,不再高昂着迎着太阳转,嫣黄的花瓣边已然枯萎,花盘上的小花也干瘪了。轻轻拂去花盘上的花,露出网格状有序排列的白色葵花籽。拔一粒出来,鼓鼓涨涨的,瓜子壳还嫩着呢,虽然里面已经有了小小的嫩嫩的仁。过十几天,瓜子壳的颜色开始变灰,像是墨色的渲染。再过些天,瓜子越发鼓胀起来,壳的颜色成了近木质的黑灰色,间着两道白色的美丽花纹。这时候的瓜子仁新鲜多汁,好剥得很,也好吃得很。

        早年的乡间,葵花随处生长,谁顺手揪一个花盘并不算偷,田间地头乡间小路,看到谁手里拿着硕大一个大葵花盘边走边磕是极正常的事。遇到谁,顺手掰一牙分吃,路上就多了一个拿着葵花盘边走边磕的人。吃完了,空空的花盘丢到田野,任其化作泥土更护花。

        一般来说,一株葵花只生一个花盘,即使旁生几个小花盘,也不过拳头大小,很难结出饱满的葵花籽。我读初中的时候,不知谁带回一种葵花的新品种,叫做“九莲灯”,一株生出几个甚或十几个花盘,开花的时候,像一个不会装扮的乡下婆姨,黄花满头。植株的养分毕竟有限,花盘自然都长不大,所以后来这个品种又很少见了。不过,这样大小的花盘特别适合拿在手里吃,再说摘掉一个还有很多,倒是很受小孩子欢迎。

       秋天,田野一片金黄,葵花也到了收获的季节。人们将葵花盘割下,挂到院子的树杈上晾晒。冬闲的时候,葵花就晒干了。从树上摘下来,在地上铺一块大布,左手拿着花盘,右手用木棍使劲敲打,瓜子就纷纷落到布上。用簸萁簸去杂质和空瘪的瓜子,干干净净的瓜子就可以收起来留待春节吃了。

        腊月二十八九的晚上,母亲用一条旧毛巾包了头,刷干净大铁锅,把箩得细细的沙土炒热,那些瓜子、花生、玉米花、黄豆什么的,就在母亲刷拉拉的搅拌中一锅锅爆香。于是,春节就被刷拉拉炒香了。

       但我更喜欢装进锥形桶杯的五香瓜子。

       春节前总有一场花花街要赶。这是每个小孩子的盛事。因为这一天,是一年中最大的集市,大人们纵使再忙,也要到花花街上备足年货。小孩子们坐在老式自行车的大梁上,手里总会有一包瓜子磕——瓜子用旧报纸卷成锥形桶杯,小小的手心刚好环住尖尖的杯底,杯口却由报纸角自然形成是一个斜口,拿在手里不溢不撒,又方便取食。瓜子有着醇厚的椒盐香,瓜子皮咸香,瓜子仁脆香,是母亲自己炒的原味瓜子所没有的。

        稍稍长大后,去县城的影院看电影,锥形桶杯的五香瓜子也是必不可少的。电影开演,黑暗中一片脆脆碎碎的嗑瓜子声,在满溢的香中给荧屏上的声音伴奏。及至电影结束,站起,身上的瓜子皮哗地流落到地上,大家踩着脚下的瓜子皮往外走,很有点踩在春节撒岁的芝麻杆上的感觉,又有点像秋天踩在厚厚的落叶上。

       我一向以为吃瓜子的技能是天生的,至少我是这样。再难磕的瓜子,在我的手中也会噼噼啪啪败下阵来,不一会儿眼前就会堆起一小堆瓜子壳的小山。我喜欢坐下来专注地嗑瓜子,一个晚上能磕掉一斤。后来和同事比赛嗑瓜子,她嗑瓜子的速度可谓迅雷不及掩耳,我甘拜下风。但后来读丰子恺把嗑瓜子叫做“咬”,不禁会心一笑:“不幸而这瓜子太燥,我的用力又太猛,‘格’地一响,玉石不分,咬成了无数的碎块,事体就更糟了。我只得把粘着唾液的碎块尽行吐出在手心里,用心挑选,剔去壳的碎块,然后用舌尖舐食瓜仁的碎块。然而这挑选颇不容易,因为壳的碎块的一面也是白色的,与瓜仁无异,我误认为全是瓜仁而舐进口中去嚼,其味虽非嚼蜡,却等于嚼砂。 壳的碎片紧紧地嵌进牙齿缝里,找不到牙签就无法取出。”

        把瓜子咬到这份上,也是个天才了。
详细纪梅简介

【纪梅简介】纪梅,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省民俗学会会员,沧州市文学院第一、二届签约作家,吴桥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吴桥梅绣鞋垫工艺美术创始人。著有散文集《倚窗嗅梅》、《真水无香》(合著)、《艺乡文萃》(合著)。2015年被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命名为“第二届河北草根散文家”称号,并被河北省文明委提名“河北巧女”。单篇作品分获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散文集《倚窗嗅梅》获第九届获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诗文集《真水无香》获沧州市优秀文学作品奖。作品散见于大公报、今晚报、新民晚报、河北日报以及网易新闻、中讯网等多家纸媒、网媒。目前在《沧州日报》连续刊发“舌尖上的乡愁”系列稿件。现为沧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内刊编辑。

更多纪梅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